• <menu id="44ama"><tt id="44ama"></tt></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facebook資訊 > 列表

    扎克伯格不要“臉”的背后,是Facebook的重生與元宇宙的開啟

    發布:facebook 來源: facebook中文網  添加日期:2021-11-02 19:43:02 瀏覽: 評論:0 

    當地時間10月28日,臉書(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 Connect大會上宣布,Facebook將更名為“Meta”,反映了該社交媒體公司進軍“元宇宙”(metaverse)的野心。

    Facebook第三季度的銷售額和第四季度的預測均未達到分析師的預期,部分原因是蘋果公司對其應用程序可以收集的iPhone用戶數據作出了新規定。

    扎克伯格意識到,Facebook并不擁有大多數用戶所占據的數字房地產基礎。而通過元宇宙,他期待公司能夠獲得成為下一個安卓或iOS/iPhone的機會,更不用說或許也可以建成亞馬遜的虛擬商品版。

    2021年6月,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向員工吐露了一個雄心勃勃的新舉措。這家世界最大社交平臺的未來將遠遠超出其目前所做的,即建立一套互聯的社交應用程序,并用一些硬件加以支持。相反,Facebook將致力于實現一種最大限度的、直接來自科幻的、游戲般的連接體驗——一個被稱為元宇宙(Metaverse)的世界。

    7月22日,扎克伯格接受科技媒體The Verge采訪時稱:“未來五年左右,在公司的下一章,我們將有效地從人們心目中的社交媒體公司過渡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在7月底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扎克伯格用大量時間闡述了何為元宇宙。他說:“這是一個虛擬環境,你可以在數字空間中與人同處。你可以把它看作一個具身的互聯網,你身在其中,而不僅僅是瀏覽。我們相信這將是移動互聯網的后繼者。”

    僅僅過了三個月,扎克伯格就邁出了石破天驚的一步:Facebook取“元宇宙”英文單詞的前綴(meta,源自希臘語,意思是超越),更名Meta(全稱:Meta Platforms Inc.)。扎克伯格在10月28日舉行的Facebook Connect會議上發表演講稱,“元宇宙是下一個前沿,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以元宇宙為先,而不是Facebook優先”。同日,扎克伯格發表創始人公開信,稱元宇宙“將觸及我們所創造的每一款產品”。

    扎克伯格表示,“我們現在把我們的業務看作是兩個不同的部分:一個是我們的應用程序系列,一個是我們在未來平臺上的工作”,而元宇宙則囊括了上述兩大塊:社會體驗和未來技術。“我們所有的產品,包括我們的應用程序,現在都有一個新的愿景:幫助把元宇宙帶入生活。”

    除了集團更名外,相應地,Facebook股票代碼也將自12月1日起改成“MVRS”。從2021年第四季度起,Meta將分為兩個部分進行財報披露:一個是包括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等的社交應用程序系列,另一個則是涵蓋AR/VR軟硬件及內容服務在內的Facebook Reality Labs (FRL),其中當然少不了Oculus硬件部門。也就是說,世界上價值最高的第六家公司,今后化身為Meta,一家元宇宙公司。

    扎克伯格有關互聯網的代際演變的思考不自今日始。2014年,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VR頭顯公司Oculus,扎克伯格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這個社交網站正在“為明天的平臺做好準備”。

    從商業策略上來講,扎克伯格現在“All in Metaverse”,是明智之舉。因為,如果元宇宙成氣候,與其他任何公司相比,Facebook從中失去的都將最多。Facebook最有價值的資產是它的社交圖譜,它的用戶數據集,用戶之間的鏈接,以及他們共享的內容。假設在一個元宇宙的未來,我們都在其中擁有身份,任何人都可以打開一個虛擬空間,分享生日派對的照片,或者通過數字時裝展現自己,那么,這樣的虛擬世界社交,將成為Facebook的噩夢。

    元宇宙將從根本上使社交網絡變得無關緊要。所以Facebook必須行動,來繪制一幅更大、更有能力的社交圖譜,并代表新的計算平臺和新的參與平臺。

    盡管元宇宙有可能接替移動互聯網成為下一個計算平臺,但它的基本開發過程與其前身大概很少共同之處?;ヂ摼W來自于公共研究大學和美國政府的項目。這部分是因為私營企業中很少有人理解互聯網的商業潛力,而大學和政府那時確實形成了擁有計算人才、資源和雄心的實體來建立互聯網?,F在,當元宇宙開啟時,所有這些條件都變化了。

    私營企業眼下不僅充分意識到了元宇宙的潛力,而且對此未來擁有最積極的信念,更不用說還懷揣最多的現金、最好的工程人才和最大的征服欲望。主要的科技公司不只是想在元宇宙當中分一杯羹,它們還想擁有并定義它。具有非盈利精神的開源項目仍將發揮很大的作用——它們將吸引元宇宙中一些最有趣的創意人才——但在Facebook開啟的封疆裂土之中,只有少數可能的爭霸者。你會認出他們每一位。

    戰火當然是從移動時代燒過來的。Meta在虛擬和增強現實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不斷升級Oculus VR頭盔等硬件,致力于開發AR眼鏡和腕帶技術,并購買了包括BigBox VR在內的大量VR游戲工作室。2019年9月,Facebook發布了VR社交平臺Facebook Horizon,并于2020年8月推出公開測試版。用戶可以在其中構建環境和游戲,與朋友社交。

    2021年10月,Facebook將自身品牌從該VR平臺中移除,賦予它一個新的名字Horizon Worlds,將工作重點放在基于VR的工具構建上,并設立1000萬美元的基金來鼓勵創作者。

    顯然,Facebook相信,VR將成為通往元宇宙的入口。它在2020年9月發售的新一代VR設備Oculus Quest 2累計銷量超400萬臺,已超過歷代Oculus VR頭顯的總和。

    雖然與手機出貨量相比不值一提,但Facebook的賭注是,在下一個大的計算平臺轉換之際,可以使自己減少對其他硬件制造商的依賴。更進一步,廣泛使用的VR設備將給予Facebook發號施令的機會,使它能夠繞過蘋果和谷歌的隱私協議及其收取的應用商店費用。

    盡管在建立智能手機操作系統和部署消費者硬件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但Facebook仍然是一家純粹停留在應用/服務層的FAAMG公司(Google, Apple, Facebook, Amazon, Microsoft五大平臺公司的英文首字母縮寫)。Facebook第三季度的銷售額和第四季度的預測均未達到分析師的預期,部分原因是蘋果公司對Facebook和Instagram等應用程序可以收集的iPhone用戶數據作出了新規定。

    Facebook意識到,它并不擁有大多數用戶所占據的數字房地產基礎。通過元宇宙,它期待自身能夠獲得成為下一個安卓或iOS/iPhone的機會,更不用說或許也可以建成亞馬遜的虛擬商品版。

    從硬件方面來看,能達到元宇宙需要的程度還很遙遠。扎克伯格估計,還要耗費十年左右的時間。屆時,新的硬件將具有更高的分辨率,更強的處理能力,以及質量更好的屏幕和鏡頭,以為用戶提供瘋狂的沉浸感。

    另一個重要的支柱是元宇宙催生的經濟,用風險投資家馬修·鮑爾(Matthew Ball)的話來說,讓元宇宙成為一個全面運作的經濟體——個人和企業將能夠創造、擁有、投資、銷售,并通過一系列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獲得回報,這些工作產生的“價值”將得到他人的認可。比如,創作者可以出售現實世界的商品,但更多的是出售消費級別的數字內容,如虛擬辦公室及用戶,或是數字化身的VR/AR時尚物品等。

    Facebook的元宇宙優勢是巨大的。它擁有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平臺更多的用戶、更頻繁的日常使用和更豐富的每時每刻有用戶創造的內容,以及第二大的數字廣告份額、數十億美元的現金、數以千計的世界級工程師,還有把持多數投票權的創始人的堅定信念。

    它面向元宇宙的資產也在迅速增長,現在還包括了半導體和腦機接口方面的專利。比較不利的因素是,在打造第三方開發者/企業可以建立可持續業務的平臺方面,在充當財團的領導人方面(如Libra),以及在管理用戶數據/信任方面,它有著一連串非常麻煩的記錄。

    所以,扎克伯格的大膽計劃和傲慢(為什么篤信其他科技界人士會追隨他呢?),是試圖將現在擁有30億全球用戶的Facebook卡位在一個不可避免的浪潮之首。

    多年來,Facebook一直將其使命描述為在網上連接人們。扎克伯格認為,元宇宙是該公司自然發展的一部分,允許人們在虛擬現實、增強現實、個人電腦和傳統智能手機之間自由移動。

    “你將在不同的設備上跨越這些體驗——增強現實眼鏡保持在物理世界中,虛擬現實完全沉浸其中,而手機和電腦則從現有的平臺上跳入。這并不是要在屏幕上花費更多時間;而是要讓我們已經花費的時間變得更好。”扎克伯格在公開信中這么說。

    關于時間的承諾讓人想起游戲不會上癮的保證。元宇宙可以讓厭倦了照片濾鏡和視頻編輯工具的用戶以迥異的數字方式體現出全新的角色,并通過化身展示他們的創造力。這必定促使年輕人花更多時間在網上。

    說句實話,新的Meta公司可能有一個暗藏的理由要對老的企業形象進行改變。在社交媒體市場面臨新的壓力之時,更多地向元宇宙傾斜,可以使該公司看起來像是正在令自身業務多樣化。年輕的競爭對手,如字節跳動的TikTok,對25歲以下的人群產生了致命的吸引力,所以,Meta的新動作,也可以理解為再次想辦法專注于吸引年輕的成年人。

    元宇宙是不是有價值幾乎是次要的,因為它正在到來,如果不是已經到來??萍己鸵曨l游戲公司,如Epic Games、Roblox、迪斯尼、微軟,當然還有Facebook,正在為這些虛擬世界投資數十億美元。

    人們可以想象,科技公司可能決定補貼自己的VR眼鏡和其他設備——就像它們對家庭智能音箱等智能產品所做的那樣——以便驅使消費者踏入它們的世界。如果說元宇宙現在有一種明顯的早期采用者的感覺(比如集中在游戲用戶群體中),那么它可能很快就會被“民主化”,為不那么有錢的用戶提供誘因,讓他們在這些環境中花費時間和注意力。

    哪怕你買不起一塊漂亮的數字財產,甚或也買不起觀看它的頭盔,那你也肯定會有機會通過執行虛擬任務、挖掘加密幣、交出個人數據、觀看廣告或鑄造NFT來賺取生活費。這些類型的微觀勞動,是互聯網經濟中令人沮喪的創新之一,它們太適合元宇宙及其過熱的數字資本主義形式了。

    元宇宙資本主義還有其他的特征。想一想,全球經濟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為開放、貿易以及人員、資本和數據能夠從一個生態系統流向另一個生態系統,這也應該是元宇宙經濟的模式。人們將需要在不同的平臺上移動皮膚(化身)、資產(如NFT)和貨幣,最好是沒有進口關稅或匯率。

    用戶還需要一種方法,在一個地方查看他們所有的數字資產。為了管理這一切,將需要新的金融服務,如元宇宙錢包或加鎖的存儲設施。在我們充分實現區塊鏈的好處之前,如何在元宇宙中移動金錢和資產,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頭痛問題。

    一個去中心化、自動化和確權的區塊鏈模型意味著公司、開發者和終端用戶可以放心,他們的虛擬投資和這些投資的價值,不會因為某位CEO或某個政府的一時興起,而被任意改變或一夜之間消失。在缺乏元宇宙政府或其他監管機構的情況下,區塊鏈技術將確保元宇宙的交易和身份是安全和公開的。

    此外,NFT將允許元宇宙的用戶擁有獨特的和定制的物品,就像在現實世界一樣,而加密貨幣則為元宇宙經濟的形成提供了路線圖。我們指望著所有這些新型的金融工具可以增加元宇宙的經濟效率。

    但誰來打造這一切呢?以Facebook為首的各家公司,正在建設他們認為將構成未來社會技術的不同版本。這給我們帶來了極其重要的問題:會不會只有一個元宇宙?以及如何進行元宇宙治理?

    扎克伯格在公開信中承認:“元宇宙將不會由一家公司創造。它將由創作者和開發者建立,創造新的體驗和數字項目,這些體驗和項目是可互操作的,并釋放出超越今天的平臺及其政策限制的巨大的創意經濟。”話術我們很熟悉,當年面對開放互聯網,巨頭們也是這么說的。最終的發展結果卻是,它們的商業模式建立在形成規模和擠壓競爭對手的基礎上,同時將自身最強大的資產——用戶數據——保存在有圍墻的花園里。

    以互聯網的當前版本來推斷,后續的發展很可能是,像Facebook這樣的科技巨頭定義和殖民元宇宙,而傳統的治理結構卻難以跟上技術變革的步伐?,F成的問題就有一堆:如虛擬空間如何被管理,其內容如何被控制,以及它的存在對我們的共同現實感會產生什么影響。我們目前還在為社交平臺的二維版本焦頭爛額;處理三維版本可能會難上加難。

    如果我們更憤世嫉俗一點,不妨說,元宇宙讓科技公司躲避了與互聯網、特別是社交媒體相關的負面包袱。觀察家發現,只要能讓技術看起來新鮮、新奇、酷,你就能逃脫監管。起碼,你可以在政府追趕上來之前,進行幾年的防御。

    元宇宙的流行還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原因:它聽起來比“互聯網”更有未來感,讓投資者和媒體人平添興奮。當然,兜售這一未來愿景的大亨們自己更興奮。創造一個另類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每個人都必須使用你的貨幣,按你的規則行事,同時身不由己地在其中拼命推廣自己,這個“造世”的想法對有錢人來說,真的擁有巨大吸引力。

    我相信馬克·扎克伯格對元宇宙的熱情源于對退出現實空間的渴望。一個在40歲之前就成為世界第五大富豪的人,他的影響力可能超過了歷史上任何一個人,但他卻越來越被視為一種威脅。我相信他很可能發現這讓人困惑和沮喪,也許還不公平。我們應該承認他的成就。我們應該給他自由,讓他進入元宇宙。

    現在我們該改口叫Facebook公司Meta了。它將如何“超越”?小扎,作為元宇宙的教主,下一步會帶領人類去向哪里?是黑客帝國式的有著牛肉香味程序的幸福世界嗎?

    Tags: 扎克伯格 Facebook重生 Facebook元宇宙

    分享到:

    男闺蜜把我的腿打开揉我的胸
  • <menu id="44ama"><tt id="44ama"></tt></menu>